四顾苍茫,烟海浩瀚,龙天似乎觉得身侧六七丈这外两抹淡烟,飒然飘落,心中一算人

    数,猜忖是韦恨天,韦兰在兄妹。

    就在这瞬眼工夫,忽然传来清脆的叮叮之声,龙野突觉心血一阵翻动,暗自一凛,循声

    一看,只见楼上灯光,骤然增亮,敢情门窗自己打开,出现了一鸠衣百结,蓬首垢面的怪老

    人,手持一根长可及民的白色鹅色,毛色洁白光亮映人,形状细长而失,宛如一柄软剑,那

    怪老用这枝鹅毛当作拍尺,拍在窗缘上,故此发出叮叮之声。

    龙野一看那根鹅毛,正是九华童子随身伴侣雪冰羽,不消说这怪老必是天鹅湖的人无

    疑,只看他人虽还在二十多以外,但那轻如鸿毛的毛羽拍窗之声已能震慑人心神,功力之

    深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龙天翔艺高胆大,只见他身形又是一幌,打斜刺里飞窜而去,转眼间已隐没在楼房下的

    花木影后。

    龙野记得爷爷的交待,当下不敢怠慢,乃长吸一口真气,如鱼戏水,以怪异身形,闪电

    般追将上去。

    那位天鹅湖怪老此际凝立如山,纹丝不动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,窗口又缓缓出现一人,

    面如重枣,颔下长须及腹,正是万乘之尊的雍正。

    这时月亭已睛缓缓自中天,淡白色的便华,丽落在花木上,宛如披上一袭转冷如梦的银

    沙。雍正双目如剑,四下一扫,道:“天鹅先生,你可发现有猫进来么?”

    树影下的龙野首先感到一股忿怒之气,直冲上来,何方狂徒,胆敢如此奚落于人,将自

    己这群人讽为猫儿……

    但天鹅老怪却自傲得很,闻言之下并不投他瞥,更不同吐出半点声色,却仰面一声长

    笑,声澈云空,随风摇曳,历久不绝。龙野剑眉一皱,后说:“看不出这厮好充实内力,方

    才还以为是一个等闲这辈呢!……如此说来要在五招以内得手,象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笑声甫落,雍正双目含威,喝道:“大胆狂徒,竟敢侵犯寡人清静……”

    话犹未完,猛听一声长笑,震破周围空气,千里俱闻,这一下不仅雍正颜色一变,就是

    天鹅老怪亦不微微移动身躯。

    只见楼下花影中,一条人影宛如冲天神龙,枭枭上升,龙野凝目看去,正是爷爷龙天

    翔,当下连忙抽出蜈蚣剑,焦雷似的大喝一声,随影而上。

    龙天翔身形犹自直升,蒙蒙月华下,剑呜一声,一道森森紫光犹如神然般暴现而出,原

    来他已拨剑在手,光是这种威势,已不愧剑神之尊誉。雍正老状之下面色一变,已看出来者

    非泛泛之辈,连忙撤剑出鞘。

    北神龙天翔冷目一视,窗户宽仅六尺见方,心知欲冲进去并非易事,因此并不稍中耽

    阁,剑一出鞘,便展开断江裂岳八大剑,身剑合一,一式五雷震岳剑气具施,如猛虎出栅般

    横冲。

    雍正心头一震,生平还是首次见到这种威猛剑法,天鹅怪老忽然左臂一挥,雍正立即好

    像腾驾雾般的被轻轻送退丈余。

    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,北神龙天翔己运足真力,欺进窗缘,蓦然虎吼一声,响震四野,

    剑尖突然巨响一声,剑气如虹,直如雷霆骤发,乾坤为之一震,这一招勇不可挡,纵然往返

    千军万马之中,也能杀开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天鹅怪老凝立如山,等到风力压体,倏然举羽一划,一股潜力直冲出去,风声呼呼,威

    厉异常。

    这根雪冰羽乃是长而软的兵器,纯自天鹅湖中的雪冰鹅翅膀拔出来的,堪说轻如无物,

    柔软如丝,但天鹅怪老却能以内劲贯注使之坚硬无比,击石成纷的硬兵器,不由不叫人惊

    佩。

    剑羽猛然交击,发出一阵龙吟虎啸之声,在四野回绕不绝。

    龙天翔右臂一震,闷哼一声,身形往下直泻下去。

    这下要震动了花影树荫下,遥遥观看的剑鹰帮四位第二代首要人物,禁不住面面相观,

    惊骇异常,北神那套断江裂岳法他们看后确实是惊弓之鸟,闻风丧胆,衷心尊称天下无双,

    殊不知今霄竟被一位不闻经传的老人震退,此老功夫之高,真叫人难以置信。这时的龙野已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