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陵城郊不远,一座危崖峭壁的山谷,远远望去,宛如出水莲花,故称青莲谷。

    谷中荆森丛生,阴森潮湿,惯产毒物,因此荒凉恐怖,罕有人迹。

    谷口有一深潭,与江陵城外大河相通,潭水清澈,深可见底。

    是日,冬阳照彻大地,潭面水雾腾腾,谷中气流急转,刮得草木沙沙哀号。

    龙野载浮载沉的身子,随着流水飘浮到深潭,跟着水涡旋转。

    终于天无绝人之路,他被旋出涡流,抽在一方岩石之上,他被撞得震动了一下,痛苦地

    呻吟几声,竟悠悠醒来,然而浊流湍急,伤势抛经一夜的浸泡,更是大为恶化,痛澈心肺,

    周身乏力,虽然醒转又济何事?乌云掩日,天色为之一暗,更加了这荒凉地代的阴森气氛。

    他拭去脸上的水珠,双腿困苦的摆动,免力将下半身尤浮在水中高了些的肢体抬,打量了一

    下四周情景,但见潭水方圆数十丈,自身正在中央的一块小礁石上,不禁为之气馁,气血一

    出耀动,他又几乎晕绝,死亡的念头充满了迷糊脑海中,喃喃自言道:“人生如我,可谓毫

    无价值,孤然了立,又遭逢不幸我不如死……”

    一幕悲惨凄凉的往事,在他脑中展开,他突然想到血书上母亲迫切的期待,不禁心头一

    凛,暗自责道:“母亲破指为书,要我东海救父母,责任是何等重大!我岂能一死了之!”

    转念间,油然泛起了强烈的求生之心。

    他镇静了一下心神,开始思索求生的方法。蓦见一块浮木,随波漂来。

    龙野忙一探手,双臂搂住浮木,全身重量倚在上面,奋起精神,双脚一缩一踢,冲波破

    浪,推着那块浮木,如乘小舟,缓缓靠上潭沿。

    他带着湿淋淋,周身青肿的躯体,吃力的爬上了岸,长吁一口气,仰天躺下休息。

    黝暗的草丛中,忽传来一声厉叫,花草摇动,刷刷作声,他猛然大吃一惊,转头呆呆地

    望着身旁草地,不禁打个寒战头皮直要发作,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原来在身侧丈余的草地上,一条长及尺余的百足娘蚣,逐渐爬行接近。外壳发出血红的

    光亮,光是那等长度,已是罕见,起码居有五年以上的气候。

    我的天呀!世上那有如此粗长的蜈蚣,不要说它咬上一口,单是被它毒气一喷,就得魂

    归离恨天!

    他想竭力避开,可是手足连分毫也移动不得,那条蜈蚣刹那间已爬近身侧,口里不时闪

    射出微弱的绿雾。龙野不由心寒胆落,但觉一阵呕心,忍受不住,他想张口大叫,却怕惊动

    它,对已更加不利。

    蜈蚣逐渐由地上爬到他的腋下,两丝长须在他腋下颊上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龙野最是怕痒,被它这一弄,即痒得想哈哈大笑,又骇得冷汗直淌,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他究竟是胆大过人,虽然危在旦夕,但仍然睁大虎目,慨然待死之将到。

    那蜈蚣再度厉叫一声,眼间碧光,在他面前恍了几恍,猛然就要咬一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,一只巨大无俦,黑毛茸茸的手掌一捞将蜈蚣抓去。

    龙野如逢救星,暗舒了一口气,宛如刚从阎罗殿逃出,暗叫侥幸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也不胜惊异,如此长大蜈蚣,何人敢捉,顺着那黑茸茸巨臂看去,不由更是胆

    战魂一,比见蜈蚣更为震惊了!

    但见那抓蜈蚣的竟是一位高达丈余,头如笆斗,两只铜铃似的眼睛,闪露绿光,两个大

    牙露出唇外,全身只有一条水渍淋淋的短裤,是一个厥状奇伟的巨人。

    龙野暗叫:“我的妈,神话中的鬼大王钟旭,居然显灵了!”

    那怪人朝着手里的毒蜈蚣哈哈大笑,道:“你跑得了,如被你逃掉,我午餐要向谁

    要?”笑如雷,四壁山峰都为震动。

    那怪人继之喃喃自语,但声音有如古中怒呜,龙野只觉响似雷鸣,震耳欲聋,无法听清

    其所的说何语。

    那怪人突然蹭下,左掌紧握着蜈蚣,腾出右手乱捣乱抓,收聚了一大堆枯叶干草。那条

    巨大毒蜈蚣在他手中,乖得有如蚯蚓,卷伏不动。

    那怪人将蜈蚣横蛟子嘴上,两只掌心相合互叠,微微一搓,嚎得一声,火星四溅,那堆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