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天翔仰天长啸一声,只见天空中,迷迷茫茫的云雾,被啸声冲激得翻滚旋转,可是那

    只闪电即逝的缝隙,过后仍是阴霾翔重。

    “护狱使者,你就拿去吧!老夫不原愿落人口实,披上不守信约的罪名……”

    须知龙天翔是武林道上最敬畏的人物,后望崇盛,超过原时间仅升个时辰,在别人看来

    也许甚为平凡,但在他的心中却是重大的过失,是以只好忍痛割爱赔剑补过。

    冷云姑沉住那张满月似的脸庞,凝眸瞧着这个发须花白而英风不减的老头子,心里不由

    一阵紊乱,因为龙天翔翻如此豪气,的确出乎她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她乃是幽冥岛上第一交椅人物,精纯的武功,养成她自傲自尊。从不讲理论情的孤僻性

    情,除了她的师妹教主阴魂始之外,从不理会任何人,但现在却为龙天翔的豪气所震慑,岂

    不可怪。

    正在难分难解之际,龙野已自急得团团直转,最后实在忍不住爷爷英名为此屑事受损,

    大喝一声吼:“阁下未免欺人太甚。”飒然微风声中,欺身劈出一记强弩神箭直奔冷云姑撞

    去。

    龙天翔见状之下,勃然面变,眉目间隐泛怒意,大喝道:“龙野你敢来!”左手持剑,

    右手劈生平最得意的雷霆掌。

    他内力深厚,随手一击之下,威势就非同小可,看似轻描淡写,力道却是强猛已极。龙

    野蓦感拳风一空,就知不妙,顾不得再攻击冷云姑,立即抽身向后飘退。

    就在他疾速后退的身形,触及栏杆之际,那股强猛暗劲,己自挟着雷霆怒呜的潜响直撞

    过来,龙野暗叫一声:“厉害!”急忙一提真气陡然又腾空而起,猛向前面欺去,轻飘飘地

    落在龙天翔身后,但闻一声巨响过后,那片栏杆已遭余劲波及,少跨了一角。

    龙野暗下乍知不已,抗声道:“爷爷,那妇人这般苛刻作为,焉能真怪孙儿无礼。

    龙天翔怒道:“胡说!凡事该长则长,该短则短,咱们理亏,当然接受人家提出的条

    件,至于罚得或重轻,自有他人去衡度,你如此胆在妄为,一旦扬言开去,岂不落了个以强

    欺弱,蛮不讲理之名!”

    此言一语双关,正面是指责龙野不该动手,反而却在表白心意给冷云姑,意思是说:

    “咱服输把佩剑赔偿前过,并不是怕你,而是亏理。”

    冷云姑又不是傻子,焉有听不懂之理,不禁沉吟起来,此刻她若再强持下去,虽不怕天

    下人奚落她心胸褊狭,不能容人,但对方即如此慷慨,使她心中总有点窘困。

    但若是轻易放过对方,一语既出,重如泰山,万不能够反口失言,出尔反尔,正在游称

    不决,眼角突然瞥见剑穗飘飘,心中登时一动,暗想本门目前各誊凋零殆尽。风闻此老单剑

    挫败剑鹰帮三位那二代堂主,我若能居然将此老打败,本门威名岂不一振万丐!思念及此,

    当下乃大声道:“阁下既然如此大方,小妇已感心满意足,不过泼水难收,今日难以就此终

    了,异日小妇当宣布天下群雄知晓,正面与你过指,如你战胜,不但这笔帐从此勾消,而且

    小妇亦遁影隐迹,反之,恕不客气,没收此剑。”说完踱步下楼,隐没不见。

    龙天翔怔得一怔,陡然仰天一阵惨笑……

    锵的一声,紫龙剑脱鞘而出,但觉剑气森森,万道紫光犹如神龙冲霄而起,令人不寒而

    悸。

    龙野不禁失声赞道:“好剑。”忽见龙天翔身形一展,似一团轻烟似的揉升到那根奇高

    的石苟,挥到如笔,石屑飞扬,四散迹溅,刻道:“中原龙门第四代掌门人龙天翔三败于

    此。”

    字迹苍劲有力,人石半寸,纵是风吠许洒变不会腐没。

    龙野看得鼻也发酸,差点替这位了不起的祖父痛哭出声来……

    陡然钢牙一挫,痛下决心,凌空一跃,轻巧如燕一般飞上另一根石笱,劲贯指尖,破石

    而书:

    “天缕传人龙野誓破此岛。”龙天翔回头一看,不觉放声大笑,神情顿时变得甚是矍

    铄,刚才那番神伤之态早已飞散殆尽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