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说遁世站教阴魂始以及文武两判,见那黑头鹰式相威猛,健羽如铁,两翅内面互且技

    形如长剑白毛,立即全都面色大变,直似大敌临头,北神龙天翔目光何等锐利。

    黑鹰消灭后,龙野夕然吐气开地,喝道:“毕殿主接把。”利剑突然一扫,罡气出处,

    宛如狂涛奔飙,直有雷霆迸发之势。

    毕天寒身躯急一旋转,避开对方剑铎,孝幡突地一抖一振,直似一条玉龙般当胸疾撞而

    来。

    这一记才用上他真正的本领,孝幡出手,四野风生,龙野适才连攻二百多招,伤敌不

    着,亦战出真火,长剑斟斟一挥,一股无形的潜力随剑划出,六尺之内,剑势如虹,宛如布

    出一道钢拦。

    忽听一声“住手!”声如金梅互叩,荡人心弦,华天寒如斯响应,飘然撤退,龙野喝

    道:“别走”如影附形,紧随而上,突觉白云罩下,一股阴法的鬼气当头逼到。

    龙野霍然一惊,盘身一旋,跄然后退半步,定睛一看,不由得朗声讥笑道:“敢情是万

    尊之体的教主要想赐教,龙某拜领了。”剑花一抛,红光万道星驰电射的划出一招“剑冲泰

    斗”。

    阴魂姑嗔道:“且请住手”教幡一圈一荡,把龙野的蜈蚣剑圈在内。

    龙野顿觉劲道无法贯法剑尖,心头微惊,始知阴魂姑一身武学果然亦非同小可,当下使

    出真气,刷刷刷的一连戳出数剑才化开对方来招。

    忽又见一条巨影有如从天而降,来势速快中不失潇洪端庄之气,敢情是一代剑神龙天

    翔,只听他哈哈大笑道:“教主如有雅与,老朽愿奉陪几招。”

    阴魂姑面色一红,暗自气恼,又不愿再多树劲敌,道:“本座现有急事在身,必须立回

    圣坛,此战仍以三百招为论。”语意已有施恩布惠之情,龙天翔微笑暗道;“休想拦拢老

    朽。”

    阴魂站又接着道:“活地狱乃本岛禁地,当世外人除了萧岛主之外,就是你们知道底

    蕴,希望刀勿传漏出去。”转身将自己的孝幡交给岳山,道:“带他们到禁地后,马上赶回

    圣坛,他们出岛之事,可叫教徒带路。”说着,转身疾向来路奔驰而去。

    通世门中称得上第一把交椅人物眼瞧龙天翔那份轻功神妙无双,不觉动容,但神态之间

    却反而更加倨傲起来,仰脸一阵凄然大笑,道:“曾闻中原北神开轼自成一派,各震江湖,

    如今一见,果然所传不虚,难怪殿主甘拜下风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但闻笑声如秋雨夜里的鹤呜猿啼一般,凄厉高亢,绕身不绝,听得人心中油生寒意,龙

    野暗暗苦笑,可惜她面如古月,略露慈祥之状,吐出那种难听的笑声。

    龙天翔见她张冠李戴,误认华天寒是就自己所败,暗觉好笑,其实亦无怪科她错认兖州

    作荆州,龙野仅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少年,就是根骨再好,也难叫人相信他能胜过武功奇高的

    毕天寒。

    忽见冷云姑脸色一沉,笑容突厥,冷冷说:“你们所要见地人在楼外围里,不过教主只

    允许你们进去,并没有担保安全,若是发生事故,恕不负责。”说完,目光自二人身上掠

    过,又鬼声鬼气笑了一下,转身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龙天翔光越过栏竿,但见脚下百花缤纷,短草如荫,野树林立之中,隐隐现出憧憧人

    影,因为林木环绕密列,林萌茂盛如伞,他目光虽则锐利如电,但也无法一眼看出林中之人

    面目,四下清幽,直似富家花圆。

    龙天翔回眸扫视四周,精细观查一阵,丝豪没有什么古怪之处,就是那些紧密排列地花

    木亦不会依照九宫八封之类排植,但这妇人故忆说得那么严重,莫不是其间暗藏机关埋伏?

    回头目注龙野问道:

    “龙野你瞧过片花园可爱什么特之处?”

    龙野间言,运气连嗅数下,茫然摇头,敢情首先已打量过一阵,但因不能神算之学,以

    为其间或者又是阵图一类,经龙天翔这样一问,想爷爷虽不精通此道,但亦不十分外行目下

    既看不出,可见并无阵势摆出,于是断定那些花木也许蕴有奇毒,可是又出乎意料之外,空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