苍穹茫茫,天寒地冻,山静人空,天上一鹰冉冉独翅。

    陇右祁山尽脉,蜀州岷山之巅,陡地传来满空嘶啸,一条人影直如天际龙般,潇洒飘

    落。

    朔风刮过树巅,挟着数声极为沉重的悲叹,只见那人是个衣衫褴楼,面带忧郁的少年,

    双目凝空,虎泪晶莹欲滴,正是当今驰名武林,后起之秀龙野。

    今晨离开寒玉凝井的隔世孤洞,便匆匆赶回血泪潭,适值石剑田群蒙围困之下,生死只

    在瞬间,他虽生具侠骨义胆,不满石剑田的毒辣手段,却不忍目睹父亲就如此横死岛上,于

    是不由得着急起来,心说:

    这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他一个人发愣,思索不出一个法子,只急得冷汗满头,空有绝世武功,到了这种进退不

    能的环境,也是一无用处。

    似此傍惶良久,石剑田已被蒙勇三臂剑的“七星聚会”剑阵逼入“困”宫,只要再耽迟

    片刻,势将身首分离,横死在血泪潭不可。

    他看的热血激腾,心胆俱冒,于是牙根一挫,使出六龙丽千的独步内功心法“玄龟丹

    青”,俊脸登时变得有如玄龟胸前之甲,铁青中透出闪闪眩目的黄光,星眸圆如虎目,立刻

    面色幻化,骤看起来判若二人,同时装风卖傻,搅乱战局,瞒过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解围之后,因平生从来未使出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,是以羞惭甚极,无颜再回去见众

    人,回忆前情,暗想生平光明磊落,义骨侠胆,今日却为解救恶贯满盈魔王,而干出武林人

    士齿冷的勾当,不觉感慨万千,珠泪满腮……

    他不由万念俱灰,垂头丧气,蹒跚走向一条荒芜的小径,荆刺满地,寸步难行,正如英

    雄末路,前途危机重重。

    惨淡朦胧的月光下,巨灵似的背影,有点佝楼,宛如败军之将,尤如当年楚汉之争,被

    围乌江,无颜回见江东父老的楚霸王项羽一般。

    迎脸一座腐烂的小庙,孤寂寂地矗立在疏林中,庙内灯光微弱,使人感到惨淡阴森,如

    一座幽冥域似的。

    寒风凄凄,荒野凄凉,龙野触目微惊,推开店门,信步而人,两柱灯光迷迷蒙蒙着,抬

    头一看,牌上写着“铁公神像”四字,笔力万钧,气势雄劲。

    眼光下移,只见神像座下,一个魁伟雄壮的背影,端坐在青砖上,只因他面向内,故此

    仅能瞧到那人负一支四尺长剑,身披一袭青色儒服。

    龙野见到此人背上那柄长剑,顿时心头一震,情不自禁的往后倒退。

    那人突闻履声,猛地转过头来,但见他剑眉星目,面有红光,银髯及胸,威严中不失潇

    洒神采,竟是名震寰宇,邪魔闻风胆裂的北神龙天翔。

    二人四道神光相遇,各自一怔,惊呼而出。

    龙天翔乃是江湖上成名人物,脸色随即回复庄严,颔首道:

    “龙小侠何以会到此地?”

    龙野痴痴呆立,宛如大海孤舟,茫然无依,心灵空寂凄然欲泣之时,突见此老,似乎有

    一股奇妙的潜在关系,顿感心安意泰,说不出的欣慰,因此一时间,忽略了老人问语。

    龙天翔何尝有这种想法,暗生诧异,又道:

    “老朽急事未了,恕不奉陪。”

    回头过去,凝视地上,龙野随着他的目光瞧去,但见地上写个斗大的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他心神一震,村道:

    “难道一代威震天下的神剑,会效孺妇之见,自寻短见不成?”

    忽听龙天翔喃喃自语,声音极小,龙野不禁凝神听去:

    “人生如草木一春,县花一现,终究难免一死,然而何种死法才有价值有意义呢?”龙

    野心头猛跳一下,这句话正是一针见血,深入他的心底,因此倍加注意,凝神细听。

    只见北神龙天翔嘴角间微现出一丝凄凉的苦笑,神色间似悲似怨,一付英雄穷途未路的

    神态。

    龙野下意识地猜忖他定是穷思不得良策,眼看着他髯发苍色,目光朦胧迷离,蕴藏着无

    比的孤独,凄恻,酸楚,谁说他是个叱咤风云,名驰环宇的一代神剑,顿生怜悯同情之心,

    默思刚才他那句问语,由此疏忽了老人为何深更夜里跑到这宛如鬼城的荒山中,让人百思莫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