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寒凛冽,可气成云,此刻北京城宛如白玉砌成,一片晶莹,天上依然是彤云垂罩,但

    京城清丽脱谷的景色,独惧一格。

    这是顺治——海世祖末年的一个冬天。

    月华如水,斜照清宫,廓腰慢迥,错落有致,巍峨壮观。

    在这严寒深夜中,妃女胜娴,王子皇孙均已进入梦乡,宫在无比寂静。

    “的的的”沉重的步音响起自“万寿宫”内此刻楼上有一位全副袍挂,华冠盛装的少年

    人,不停地反复徘徊,面上愁云密布,浓眉紧锁,不时的眺望,口中叹声不绝。

    呼呼呼数声,空中突然现出四个人,身法轻盈,如轻絮着风,毫不带浑硬拗之气,光是

    这种“凌空御风”的转功,已足震当今武林。

    那华冠少年长舒口气,眉尖稍扬。

    那四个人影神定气闲地凌空飘落,轻如南絮着地,声息俱无。

    月光之下,只见这四人均是年仅弱冠的少年,却是当今天下第一高手“雪夜游神”四位

    盟兄弟,也即是清世祖顺的心腹勇将。

    单冠少年人急不等待的道:“她怎样?要来么?”

    雪夜游神的老大金野马,张礼道:“是的”圣上,唐姑娘立即就来。”

    华冠少年人长舒几口气,愁云顿开,现出春风的面容,敢情这少年人正是清世祖“顺

    治”。

    这时雪夜游神的最末位冷清华,突道:“圣上……”忽见金野马双目中神光炯炯,有如

    两道暴射冷电,逼视在他的身上,冷清华心中一凛,话却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清世祖乃是一国之君,何空精时,金野马与冷清华的神色焉有瞧不出之理,积脸一沉,

    喝道:“野马你敢欺君?”

    金野马名震宸宇,冠绝武林,在江湖上威风八面,但在这位清皇帝面前,竟然吓得汗

    流,呐呐道:“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清世祖脸色稍变,道:“清华你说,有什么事要担白诉出,若有一点隐满,被寡人查

    知,九族俱灭!”

    冷清华懊悔刚才嘴巴没遮拦,颤声道:“唐姑娘已……”迟迟不敢说出。

    清世祖突感心血来潮,鹰目一瞪,喝道:“是什么?快说!”

    雪夜游神等四位盟弟俱觉精神紧张,虽然每个人都身怀绝术,不惧怕皇帝的势力,但他

    们幼年时会在兵荒马乱中被清世祖救走,始得保存性命,复遇奇人学成一身武艺,是以饮水

    思源,报恩之情,今他们不敢违忏清世祖,尚若这刻清世祖要他们的六阳魁首,亦不敢稍事

    抗拒。

    雪夜游神的排二卸甲忍不住,道:“唐姑娘已羽衣星冠,归入玄门。”

    清世祖龙颜勃然大怒,大叫道:“此话当真。”

    金野马强抑惊色,沉声道:“请圣上自惜龙身。”

    清世祖欺步转向他,面色阴沉沉道:“她几时出家的?”

    金野马道:“今日黄昏……”

    清世祖羞战道:“混蛋,你们不会加以阻拦”繁华一个耳光打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脆响,金野马被打的身体乱晃,向旁侧移了两步,满口鲜血,顺着嘴角流

    下,道:“臣四兄均非唐姑娘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你们俱是武林第一高手,合手齐力还当不了她?”

    金野马目射神光,正色道:“唐姑娘武学精湛,断江裂岳人奇剑法,威震寰字,臣兄弟

    焉能与她比拢!”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响处,一条人影疾逾电光星火,挟着风雷潜响之声,划空而至。

    人影骤然隳落,声息消然,但衣袂金风吹得甚厉,枝头上的冰雪”续纷卷起,激濑作

    响。

    雪夜之下,但见凌空隳落的乃是个妙年中始,只见他鹅脸樱唇,柳眉杏目,那直挺秀气

    的鼻梁,份外具有神圣高贵的气质,虽羽衣星冠,脂粉不施,自有清丽脱俗之美。

    雪夜游神俱疾向侧离开,躬身垂道,道:“愚兄弟躬迎唐姑娘玉驾。”

    妙年道姑淡淡一笑,目光掠瞥而过,稳步如神直对清世祖走去,背上那柄四尺长剑,微

    微摇幌。

    清世祖如醉如痴,怔怔地凝注这位令他神魂颠倒,心波荡漾的之人。

    妙年道姑绽唇微笑,震出编贝似的泉齿,稽首道:“贫道六龙丽千拜见圣上。”语音清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