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风如同潮飞瀑,不断地呼啸刮掠,虽然没有下雪,但寒气侵骨,显得无比的肃杀凄

    凉。

    清天一鹤急如脱笼这鸟,窜出那片茂林,面前是一片辽广的血泪潭。

    游目一看,忽觉方向不对,敢情只有东边才有浮板可借力飞渡,其余之外,小岛与对崖

    的距离最窄亦有三十余丈,轻功再好也难以飞渡过。

    急忙绕向东边,抬目一瞥,暗暗叫苦,原来那四五块浮板已不翼而飞,一片鲜红的潭

    水,映在眼前。这血泪潭之水乃是由于地质山形之关系,自然凝成,潭水呈红色,显然含有

    一种奇毒无比的毒素存在,常人决不能潜游而过,不管你盖世功力,一着潭水,不下一个时

    辰,如中蛇蝎,全身僵硬变紫而毙。

    但清天一鹤乃是毒门内家,对毒可不放在眼中,所怕的便是不会游泳,不过他究竟是心

    机深沉之人,略一沉思,就地折了六七根树枝,约有尺半之长。

    沉喝一声,挥手将一段树枝扔将出去,向潭面落下,身形有如流星急渡,跟着枝飞将出

    去,脚尖一踏枝枝,复又腾身而起,第二段随着扔出去。

    以法施行,那消六个起落,离对岸有数丈之远,身形凌空腾起,最后一枝正待扔出,对

    岸突然响起一阵分枝拂叶这声,现出四个蒙面人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个子最小的大喝一声:“下去”手掌一挥,一束牛毛细针宛似芒雨般射而出。

    清天一鹤骇然一惊,在这电光石火之间,双臂往上一挺,身形竟然升高数尺,那束牛毛

    细针比脚底飞穿而过,身后荡起丝丝落水之声。

    突然“吱”的一道白光,虎如急箭离弦,直射而至,清天一鹤微一疏神,顿觉气穴一

    麻,真气陡然一散,呼的平空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惊叫一声,努力振奋余力,激得红水满天,霎时便沉下那深不见底的血泪潭中。

    小晌上十几条人影跟踪追至,目睹其景,众人只觉脚底下一股寒气直冒上来,虽然每个

    人均是武林中一流人物,但持技踏着奇毒无比的潭水而过,确非易事,而且对崖那四个蒙面

    人功力显然非一般俗流之辈可比。

    朔风如刀,砭体生寒,数股碧绿深烟由鸟尸升起穿由林缝间袅袅冒出,众人一见,悚目

    惊心。

    只见一阵旋风狂起,旋风一佛,首先向对岸掠出。

    一丝三光剑提高嗓音道:“血泪潭之水,甲毒天下,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旋风一佛履足一踩潭水,立地使展“旋风分影”的绝技,众人只见血泪潭之上,一股狂

    风旋卷急掠,宛如万马奔腾,激起漫天鲜血似的潭水,却没一滴喷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旋风一佛宛如星驰电奔,眨眼间,飞近对岸。

    小岛上,碧绿浓烟愈来愈浓厚广阔,惊天铃暗想等着待死,何如冒险一试!

    铃声“当”响,惊天铃凌空慑目光,使出“步上生莲”的绝技,飞踏接踵而出。

    那边旋风一佛狂风奔驰中,倏感内腑一震,慈泪断魂之毒,骤然发作,循着血脉经穴速

    电窜行,五腑六腑如虫行蚁咬,真气陡然一散,身形立刻伧促一沉。

    心知不妙,立是强逼住周身穴道经脉,制住毒气飞窜之势,闷吼一声,双袖往后一拂,

    身形一升,硬行飞跨出寻丈外,但膝日以下,湿淋淋的全是红水迹。

    丝丝怪响,银丝耀眼映目,宛如天降银雨,一大蓬银针由空中直洒下来。

    旋风一佛眼内射出慑人神光,仰天惨笑,双掌直拍横劈,劲风如轮,激起满天银针乱

    飞。

    对岸四个蒙面人中之一位猿背虎腰,身体魁梧之人,宛似领袖模样,忽见他取出三只银

    光闪闪的“钩月缥”,薄如蝉翼,约有掌心般大,形如弧形新月。

    这蒙面人睁目如铃,看对方动静,“咻咻咻”异声响起,银虹突射,三只“钩月镖”电

    忽轮流射出。银虹飞驰,远远望去,宛如三只白翼小鸟急如星殒而下。

    旋风一佛面色大变,猛的大吼一声,狂劈出数掌。

    这数掌乃是旋风一佛情急之下满含内力所发,掌风嘶啸气流激荡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旋风一佛面寒如冰,目光喷火,缓缓地沉了下去,血泪潭起了一阵巨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