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影寒刀怒目逼向郑祥云,喝道:“你存心架这棵子。”

    郑祥云宏声道:“龙大侠乃是晚辈请来作证的,你这般对付他,无异向晚辈挑战,晚辈

    焉能袖手旁观?”血影寒刀被他斥者的为之言塞,郑祥云环顾诸人一眼,又道:“你跟龙大

    侠之间的过节,谁是谁非,晚辈自然没有资格过问,但现在人是我请来的,谁敢动他分毫,

    晚辈全力以战。”

    话一完,独臂扬空一挥,霎时风声飒然,人影纵横,凌空飞坠八独臂壮汉,气势昂然,

    雄纠纠地分成两排,肃立在他身侧。

    血影寒刀生性狂傲自大,目中无人,那能够受得了一个小孩的威胁,面色一沉,脸罩寒

    霜,蓄势含怒,缓步直逼过去。

    倏然一声朗喝,响彻长空,绕耳不绝,喝声中只见龙野龙行虎步,空地独臂群,昂首走

    出。

    忽见人影一闪,郑祥云阻拦去路,道:“龙大侠请止步。”

    龙野摇首苦笑道:“郑小侠你有所不知,目前他们对我有声救命之恩而,今却又要取我

    性命,此中必有难言这隐,我非前问清楚不可。”

    旋风一佛突然打个哈哈,道:“郑家娃儿,人家是顶顶有名的大侠,何须你假星星作

    态!”

    郑祥云勃然怒火填胸,欲要答语,红红却抢先说道:“

    对呀!小弟弟,你尚年幼,何必过问大人们的事情!”

    郑祥云虽率领豪勇左臂剑游侠天下,一派成人作风,但到底还是个孩子,怎能受得了这

    种冷嘲热刺,当下猛一瞪眼,大声道:“晚辈重申决心,谁再出言涉及龙大侠,不管前事如

    何,晚辈决定冲他领教向招!”转向龙野道:“龙大侠若有话和他们议论,请改天再说,目

    前在下有宿仇跟他们解决。”

    一丝三光剑轻轻地叹息一声,暗道:“果真虎门之下犬子,就凭他这分豪分,已不让他

    祖父郑南伯专美。”郑祥云的豪气,使这位横闯东海,一生中罕逢敌手的剑术名家为之心

    折。

    血影寒刀不眼地哼了一声道:“郑祥云你既想独力架起这梁子,今日便成全你的豪

    气……”话未完,呼的发出一掌播向郑祥云的身上劈去,他内力深厚,随手一击之下,威势

    就非同小可,看似轻描淡写,刚柔兼而有之。

    郑祥云看他出手轻缓,暗哼一下,想道:“你如此瞧不起我,该算是你自讨苦吃。”故

    意不作声色,暗中远了一口气,贯布全身,容那股逼来劲风将要触胸之际,忽然吐气一响,

    双掌全劲推出。

    血影寒刀脸上浮出一丝阴阴微笑,两股劲力欲接未接时突然厉声长笑,绕身侧进,右手

    如奔雷发,疾击对方肋下猛觉肋下一寒,大吃一惊,始知中敌诡计,猛可一提气,硬向右边

    扭转身躯,总算他见机的早,及时侧身避过,未被对当场击着,

    那八个独臂壮汉,蓦见少主人危殆情形,俱骇然,惊,但因没得主人命令,谁也不敢轻

    举动。

    郑祥云满面羞红,既怒又惊,独臂挥动,带出飒飒风声疾击而出。

    寒刀血影识得他来厉,自然也知道他的家数,当下讥笑道:“凭你这份能耐,也敢当人

    箭牌。”说话间,身形可不等闲,右手化击为指,一掌拍向他独臂尺肘z图,下面乘虚踢出

    一脚。

    郑祥云匆忙退后,猛可柔身直扑,力聚掌心,贯注指尖,一招“缠丝手”反扣对方脉

    门,檄拿之势,迅准无比。

    龙野看得眉头一皱,只因郑祥云仅存左臂,纵然之招果真扣住敌人脉门,但敌人尚可伸

    出另一只手,趁他们户大开时,攻他前胸,那时看他怎样封架人家当胸的一击。

    血影寒刀冷“嘿”一声,陡然身形一矮,左手因拍敌胸,右掌并指如剑,戳点对方“中

    极穴”,这招虽是阴毒无伦,却嫌卑鄙下流。

    郑祥云倏然撒身侧闪,眨眨眼已欺进敌人左侧死角的方位,轻嘿一响,指奔斜斜拂取对

    方颈上动脉,这招早已贯足全力于指尖,一旦含怒发出,其势不但迅快绝伦,而且挟带内家

    无上“金刚指法”,现在他已知道招敢狠毒,早先一着之羞,便闹得危险万分,是以如今已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