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风横扫山野,风啸雷声,回荡不绝,是暴雨将临的前奏。

    龙野,红红各自施展轻功,逆风急驰。

    红红因愿忌龙野往常脚下功夫差劲,深忽伤及他的自尊心,因此未使出看家本领,登萍

    渡海的绝顶轻功。

    然而龙野近日功力猛增,已达凌空御风之境,只为怕红红追不上而惹起她的小伙子,功

    力是仅用几成功力,和她并驾而驰。话虽如此,两人之身形,已疾如怒马奔驰,庸手一般轻

    功可比。

    这对初坠情网的青年男女,仅因互存爱护之心,恐伤及对方胜心,未全力施为,因此白

    白牺牲了几条性命,惹得异日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当到达红红借居的猎户时,红红顿觉气氛不对,道:“不妙,必有事故发生!”忙提口

    真气脚寻,一弹,飞前抢人。

    龙野也觉得狂风呼啸中,含着极浓重的血腥味道,急忙跟随而入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独立居的房屋,只老里面鲜血横流,尸体狼籍一对死去的是老年夫妇,一对青

    年夫妻,两个初生不久的双胎婴儿。伤口犹流血不止,显然被人杀害不久。

    红红见此情状依偎在龙野怀中,不忍卒睹,本来温暖快乐的六口之家,如今祸从天降,

    残遭灭门,焉不今人悲痛之极!

    龙野怒目喷火,沉声道:“你知道他们根谁结过仇?”红红流出同情的泪,道:“不知

    道,而且自我借居将近十天以来,从来没见过外人来访,同时用他们那种和蔼可亲处处迁就

    他人的性怪,想来不会和人结仇的。”

    龙野愤怒道:“无论如何下这种杀尽灭绝的手段,总是一对,我们查查看,如果我查出

    凶手是谁,绝不让他遥逍法外。”

    红红不再言语,随他绕过屋后,再转到左右两汇,均未查出可疑行迹。

    红红突然道:“我想着了。”说着走进屋后,指着尸体道:“你瞧!每个死体伤口都是

    汇肩斜划至右腰,以这种伤劲看来,似死在“秋水长天”的招数,以前曾听我爸爸提过,普

    天下仅有东海武林中才有这种招数。

    “东海人物?”龙野微吃一惊,道:“莫不是剑鹰帮干的好事?”

    红红望他一眼,微微颔首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法,不过他们长何如此,杀害这些全无恩

    怨的人呢?”

    她又一皱眉头道:“或许另有原因,才下此毒手,目的是斩草除根,以免风声外泄,引

    起中原武林群起达伐,众怒难犯。不管事情怎样,找到剑鹰帮使可分晓。”

    龙野一想除了如此以外,再无别的方法可查出凶手,逐出颔首,以示同意。

    忽她道:“这些尸体怎样处置?”

    龙野沉吟一会,道:“人已全死,房屋留着也无用,干脆用火葬来得干净。”说着,略

    为运行真气,以掌合盘一搓,火星飞溅,屋子登时袅袅冒出白烟,敢情他正使出“蓝天星火

    掌”。

    这几座屋子都是茅草粗竹建成,一着火星,立即蔓延。龙野赶快拖出红红,远离火场。

    出了屋门,红红忽然惊叫道:“要糟,我许多东西都没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龙野着急道:“什么东西?”红红道:“金珠钻石,衣服,肉子,小鸟,黑貘,

    兔……”她如数家珍般一连串的念出来。

    龙野长吁口气,道:“够了,够了,我只知是剑复拳谱,原来都是些身全之物。”说话

    间,独自昂步离去,红红樱唇一嘟,无可奈保可地跟随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闪电划空,雷声惊呜,哗啦一声,暴雨倾泻而下,草屋的熊熊烈火被雨压抑,逐渐

    熄灭。

    蓦地,茅屋左侧的花本中,窜出一个上身赤膊,一身污垢的小童,约有十岁年纪,他正

    是这座茅屋主人的大孙子谢弓,只因为着帮助家庭生计,到附近村舍作牧童,每隔一个月回

    家一次,今日正值回家日子,那知刚到家,适遇龙野放火。

    谢弓年纪虽小,城府却深,误认龙野是杀人放火的强盗,深怕自己被他碰着,定遭毒

    手,是以谨慎小心的躲在之近,连大气也不敢出,故此以龙野红红这种武林高手,也未发觉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