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说三眼妖尼一剑落空,低哼一声,弓身一弹,飞纵而飞,剑走轻灵,流水行云般的碧

    光突射,飒然劲嘶,身形疾泻下扑,剑尖疾点而出。

    龙野抱元守一,凝身摄气,等到敌人招数使老,凌厉攻到之时,忽然上路微仰,堪堪躲

    过,手中蜈蚣剑也疾戳而出。

    天缕派之剑术的确超凡人人圣,完全出人以表之外,这剑恰到好处,从敌剑一丝缝隙中

    戳点救入咽喉,只要龙微微抖腕,便在对方颈上挑个寸把深的口子。

    三眼妖尼也自不凡,在这间不容发之俊,满空碧影倏然一剑,化作一道绿光,仓地一

    声,斜点向蜈蚣剑上际他竟,猛然觉得背后“尾龙穴”一麻,全身劲道顿失,玉臂竟把握不

    住碧玉剑,戛然一响,那道绿光竟沿着蜈蚣刻直沿削下。

    树下的石剑田眉头一皱,三眼妖尼这一招倒不如比没有使来得乾脆安全,原因是她这剖

    削溜滑下,结果会被蜈蚣分的护腕挡着,而且只要龙野微微抖腕挑剑,便可在玉臂上划出一

    条长沟,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使出这种招,饶是石剑田心深沉,至此也不知道所以然。

    她这剑招一出,使龙野也大感困惹,随而暗怒道:“好呀!你既然故意露出破要绽诱我

    入彀,我就试试你有什么了不起的阴险煞着?”此念如电雷掠逝,剑换左掌,轻轻技开敌

    剑,右掌暗连真气。迎胸拆出。

    掌出风生,威势如巨浪掀空一般,雷霆万钧,直撞过去。

    他二人均不知三眼妖尼中人暗算,穴道受制,龙野掌出他勉强举掌相迎,蓬然巨响,全

    身躯便如断线的风筝,横飞寻丈,“叭哒”一声摔在地上,只见她面如金纸,唇角鲜汩汩冒

    出。

    龙野想不到极毒派的高手,竟是这等无用,心中大感奇怪,反而怔神愣住。

    三眼妖尼挣扎一阵,强自逼住周身穴道,镇厌真气返归内腑,慢慢挣扎起身,眼内射出

    怨毒凶光,道:“好!记住你敢使用用诡计暗算老粗,总有清算之时。”她认为背后“尾龙

    穴”是被龙野暗算,是以才有此言。

    龙野如坠五里雾中,茫然看着三眼妖尼强立起身,拖着踉跄的中步,歪歪斜斜隐人黝黯

    的林中。

    树上的石剑田心中一凛,忖道:“此子表面上浑金璞玉其实精华内蕴,十分精明,目前

    智机未熟,无法骗他,最好是追上三眼妖尼,看她将使什么毒策对付龙野及本帮?”

    思念间,身形宛如幽灵秀轻轻凌空飞起,不敢稍有响声,以免情动出神的龙野。

    龙野怔神一阵,忽然想到此行的目的,要是会石剑田查问母亲的行踪,仰望天色,不禁

    咬牙跌足,恨声道:“被他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谁骗了?”声音宏离,嗡嗡传来,龙野不禁侧目睨视。

    此时朝曦初上,狂风停啸,阳光闪耀下,谷中出现一人青衣素巾,气清神秀,长髯飘

    拂,手势羽扇,慢步而来,一眼望去就像三国时代的孔明再世。

    只见他羽扇轻摇,草地上忽然乌光一闪,跃入掌心,龙野目光奇锐,看出原来是一粒铁

    砂,大如绿豆浑圆乌光。

    龙野空时恍然大悟,敢情三眼妖尼左经被此老所制,因此自己不会轻易取胜。

    这一发觉,骇然大惊,已知三眼妖尼,亨誉盛名之久,自非等闲之辈可比,而这老人却

    能在数十丈之外,仅用一粒铁砂,无声无息地把纪制服,光是这种内力和认穴之准,已够震

    惊武林,此老武学之高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素巾老人摇扇抿髯,道:“与三眼妖尼这等邪怨之人过招,不必心存厚道,最好能三两

    招间,便把她结束,江湖阴险,机诈百出,你不伤她,她必害你,切宜紧记。”

    说道,羽扇轻摇神情潇洒,教人一见之下,便起好感。

    龙野抢步不上前,抱拳躬身,道:“前辈指敬,铭感五中,敢问仙居何处?并请赐告名

    讳。”

    素巾老人慈祥微笑道:“丹阳普照,青天朗朗,便是老夫之家。”

    若常人听来,必定以为此老是浪迹天涯,四海为家的云游者。”

    但龙野眼内倏现惊异神色,道:“前辈莫不是丹青岛的……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