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年后的一个除夕,朔风割面,草木枯黄,这莫干山的黄昏,冷冷,凄凄!

    然而,天涯犹有来归人,断肠人岂不触景生悲,泣洒离人泪。

    在莫个山半腰处,五间清幽茅屋,站在这里观看山下那座古老小城,一觉无遗。

    这时,那茅屋的门扇缓缓启开,瞒跃的走出一位中年妇人。

    这妇人除了都挺直秀气的鼻梁,令人有一种高尚之感,和那澄清的眼睛,依稀可找出昔

    年的风韵外,谁也不相会相信她是十八年前,古城第一美人。

    敢情是沉重悲哀的心情,茶茶孤寂的日子,使她变得须发都白,皱纹累累。

    她坐在身边的一块青石上,遥望古城,不一会便陷入冥思幻想中。

    天空掠过一只失群的孤雁,瓜然长呜,打断了她的沉思和莫想,触发她的意伤,她含着

    莹莹泪水,喃喃自语道:“雁啊!你为何也落得如此孤单凄凉?你的伴儿呢……啊,射英,

    你说过半年之内,来迎我回家,你欲一去杏如黄鹤,现在已是十八年了!我和逆子都还没见

    过公公的面……天啊!我独自度过了多少个日落和黄昏……”

    她低声自语至此,突然止住,一种无名的恐惧意识漫上实,淹没了她的殷切期望,她禁

    不住哀然啜泣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泣止果坐了少顷,她幽怨的长叹一声,取出一管竹萧细细吹奏。十七年了,自从心

    上人远去以后,她从此将竹箫封存,未曾吹奏一声。只因她认为唯有她的心上人才有较格欣

    赏她的萧音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不知为何原故,一种莫名的预感令她居促不安,她下意识的以一种恋恋而沉重

    的心绪,取出十七年未曾吹过的竹萧,迷们的在这冷寂的黄昏,细细吹起。

    一缕箫声,弱弱破空而起,曲调苍凉凄楚。寒风飒飒。但这箫声却非常清析地幽幽独

    呜。

    她以全副沉痛的心灵吹奏,不禁珠泪满腮。心中的凄凉与寂莫如怨如诉的萧声共起悲

    鸣。

    双亲早逝,心上人生死不明,往事如涸,悲从中来,箫声直如姿妇夜泣,倍增凄凉之

    感。

    往事如泅,泪尽血枯,箫声更是凄苍婉转,真能使闻者伤心落泪。

    夕阳渐渐隐没,山下小城灯光点点,偶而传来爆竹响声,更显得箫声的尖亢凄凉。

    蓦的,她身后响起步履声,萧声立时止住,登时一片死静笼罩下来,此时无声胜有声,

    更令人悲痛欲绝。

    她倏然转首,惊疑万分地望着近她而来的一位中年人,只见他剑眉虎目,鼻如悬胆,领

    下三撮长须,幸英俊中流露一股慑人心魄的威严尤其背上斜挂一支长剑,是直如天神下降、

    顾盼生威,

    她大为震动,纵然一瞬间大海成了平地,也不会使她这等惊奇、手中的竹箫不知不觉滑

    落崖下,相伴几十年的闺中良伴,眼看就毁减在万丈深壑,但是她已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只是幻梦,拭拭眼再看,那人已到身前不远。她不由喜出望外,呼叫道:“射

    英,射英,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中年人微微一怔,露出疑惑的神情,却仍径自不停的由她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王秀琴心中一冷,但仍以为因自己容貌苍老,以至他不认识,于是再叫道:“射英,我

    是秀琴,难道你不认识了么?”

    那位中年人,果然停步转身,微现惶然,冷冷道:“你就是玉秀琴!这就奇了广

    玉秀琴凌然道:“是的,我变得太老了!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喃喃的语道:“我只道玉秀琴生得国色大姿,才对他念念不忘,谁知是一位老

    太婆,实在令人不解!”语音甚是细小,玉秀琴高他虽近在只尺,却听不出他所语云何然。

    他鹰目滚转,满脸尴尬似的,笑道:“秀琴,大家都老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琴幽幽地道:“岁月跟着蹉跎,韶光易逝,青春不再,我们都老了!”言下不胜希

    虚。

    中年人默不作声,眼光闪灼不定,显然他诡诈多端。玉秀琴欢喟一声,接着说道:“十

    七年了,无数的黄昏,都从我眼前流逝,可是在一个黄昏的凄凉寂莫,总会无情地侵入我的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