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霾重重,浓雾弥漫了劳山,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少倾,一轮旭日冉冉东升,当阳光冲破阴霾,隐约现出峭直光滑的山巅,那座“孤魂

    峰”也就赫然矗立眼前。

    孤魂峰宛如神工斧鏊,削成东西两峰,峭壁万刃中间着三十余丈宽的幽壑,其下云雾沉

    沉,深不见底!

    东峰的腰部,凹入一块数亩大的平坦石坪,靠壁依建了一排三间茅屋,石坪前面是断崖

    幽壑,左右两侧各有条羊肠小径,回旋而下。

    这时,茅屋柴门洞开,靠崖边一古树下,倚立一个须发苍苍,面带尤郁的老人,双目半

    睁,朦胧的目光仰视。天空无际除了几朵白云,摇曳着一缕缕轻絮,缓缓飘动外,山野只割

    下一片寂静,正因如此,更显出他孤独凄凉,若非脚下横置一只三尺余长剑,谁会相信这位

    凄凉老人是十五年前叱咤风云,武林一剑术大师,北神龙天翔。

    晨曦和现,朝鸦纷纷飞出树梢,老人目睹之下,不禁轻轻一叹,呐呐自语道:“鸟儿!

    鸟儿!愿你早早归巢,不要使你父母空自盼望!”语罢,又是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他屈身缓缓拾起长剑,正要返回茅屋,突然目光如电,扫视左侧,在这人迹罕到的陡削

    山径上,此时正有一位儒衣飘飘,斜挂宝剑的老人,摇摇摆摆的走上山来。乍看来人,无甚

    出奇,但仔细注目,发觉那人蹑虚凌空,每一迈步起码两丈开外,眨眨眼,那人已快爬上半

    山,单凭这手轻功,已出来人身手不凡。

    龙天翔惊讶不已,暗忖:“他来了!”他并非惊讶那人的绝顶轻功,而是奇怪这魔头上

    北上孤魂峰有何企图。

    这一思忖间,那儒衣老人已来到面前,龙天翔眉头一皱冷冷道:“老魔头不在众香官香

    福,到慌天山业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须衣老人幽幽说道:“我有一个秘密想说于您,不知你愿否与闻?”

    “秘密?”龙天翔惊愕地重复一句,心中却暗暗惊奇这魔头语音怪异,有一股凄凉的味

    道。

    儒衣老人又慢慢地道:“这是关于你失踪十五年儿子的消息!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龙天翔精神一振,既惊奇,又喜悦,急急问道:“他在那里?”

    儒衣老人冷然地道:“别急,这个秘密是非告诉您不可不过……”他顿了一顿,眼光如

    电一闪,咬紧牙根道:“除非你先胜过我背上宝剑后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止,“铮”的一声,寒气逼人,红光夺目,背上“朱雀剑”已然在握。

    龙天翔苦笑一笑,微欢道:“老魔头,您剑术盖天下,龙某岂能颉颃,还是饶了老朽,

    度此残生吧!”

    儒衣老人向四周游目回顾,说道:“武林中‘北神’‘南魔’,齐名天下,陆某早已向

    往一决胜负……吁!不谈那些了,你到底比不比,若是不比,大家拉倒,您也别想知道您儿

    子的形踪。”

    北神龙天翔沉吟久之,突然愤愤作色,昂然道:“陆步深,既然你坚持要比,老朽无话

    可说,亮招罢。”招字刚落已威凛凛撤剑出匣,其举手投足,莫不快速之极,果然不可为一

    剑术宗师。

    南魔陆步深说了一声:“陆某有僭了!”“飒”地一声,朱雀剑宛如火龙飞空,电掣风

    驰地券吐而出。

    龙天翔脸容极为严肃,长剑斜斜一挥,一股剑气无剑出五尺之内,剑气如虹,宛如布出

    一道钢墙。

    “和剑法”南魔喝赞一声,身形如轻絮飘风,直追开去,身法奇快,蹈中宫欺进,一道

    长虬电券而出,透入无形划气,直穿龙天翔腹部要穴。

    龙天翔闪目一顾,舌绽春雷,大喝一声,长剑倏然一扫,脚踏异离方位,避开对方剑

    锋,只见长剑出处,宛如狂涛奔飘,直有雷霆之势,两丈内的地面,沙飞石走,吹人欲倒。

    南魔一生练剑,火候精纯无比,可称得上剑术宗师,这时见北神奇妙绝世的剑招,不由

    的赞不住下,身躯急一旋转,那只朱雀剑宛似龙吟虎啸,剑花朵朵,直指龙天翔胸部五大死

    穴。

    龙天翔脸色微变,明知他这一式里,藏无量变化,不能轻易破招,但是退避闪招也无法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