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Dansleciel」法国餐厅,三楼的会议厅,没有浪漫高雅的情调,空气中只凝结着沉重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「混帐!是谁自作主张把美国牛肉改为澳洲牛?」欧少奎斥责道,浓眉紧拧,俊雅的五官蓄满怒气。

    「抱歉,因为美国传出狂牛症问题,基于餐饮安全考量才暂做取代,所选定的澳洲和牛肉质甜美,在分级中具九级以上的油花水准,并不比美国牛肉逊色……」一号法籍主厨丹尼尔出声道,尽管年龄比欧少奎大上两轮,却仍畏惧于他的权威,小心翼翼地解释。

    「『Danslecie』所强调的是食材的完美,既然没有菜单上的材料那就宁可不供应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少了牛肉很多料理不能做呀!丹尼尔在心里嘀咕,却不敢立刻说出,因为欧少奎又为其它事发飙了。

    「从荷兰进口的莴苣、萝蔓,品质有落差,马上跟进口商反应,还有注意国外其它分店的供货品质。」欧少奎看向一名负责进货食材的主管。

    「高雄分店的筹办进展太慢,负责的相关人员给我积极一点。」一双利眸扫视在座的几名员工。

    「四号服务生刚才送餐时盘子发出声响,八号服务生我记得你的年资还没到可以解说菜色的资格,二号侍酒师在十一号桌醒酒时有瑕疵……」欧少奎一一点名现场服务人员的缺失,他难得来餐厅勘察一次,就让他发现许多管理松散的错误,中午供餐时间结束,马上召开会议大动肝火。

    欧少奎,现年三十二岁,「Dansleciel」餐厅的负责人之一,出身于餐饮世家的他,毕业于LCB法国蓝带厨艺学校,二十三岁就拥有法国厨师执照,家族所经营在法国的「Dansleciel」连锁餐厅更是每年夺得米其林三星的评鉴好口碑。

    血液里虽流有一部分的法国血统,但他对工作要求严谨完美的性格比日本人还吹毛求疵。

    一顿咆哮如雷的训斥,数十名员工宛如被五雷轰顶,全都面色惨白,低头不语,空气更加沉闷凝重。

    突地,手机铃声响起,一阵法式香颂浪漫音乐,让愁云惨雾的会议厅飘入一道光彩,垂头丧气的员工这才敢偷偷抬起头来,一齐望向接手机的男人。

    欧少奎掏出手机,拢起的眉心舒缓,黑眸的怒火散去,原本绷紧的怒容消失,俊雅的五官神色变得柔和,声音也完全迥异。

    「Honey,吃饱了没?妳在哪里?想我吗?」薄唇扬起一道弧度,黑眸盈满柔情,态度前后三百六十度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「吃饱了,可是你在生气耶,我不敢进去找你。」电话那头夏心雨怯怯道,没想到老公对员工生气发飙会这么吓人,在外面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「妳在楼下?」欧少奎从座位跳起来,直接冲到门口开门。

    一打开会议厅的门,就看见亲爱的老婆大人站在门口对他挥挥手。

    「抱歉,我不知道你在忙,想说刚好到附近就直接过来找你。」夏心雨微笑道。

    「Bonjour,mylove!」欧少奎跨步上前,直接给老婆一个大拥抱,再送上一记热吻。

    他对工作态度严肃,要求一丝不苟,对亲朋好友、工作伙伴全都紧守分际,严肃冷然,却独独对老婆大人热情如火,完全不在意旁人目光,一见面就要深情夸张的拥吻示爱。

    会议厅里的员工瞥见门口这缠绵悱恻的一幕全都瞠目张口,尤其新来不久的服务生,尚未见识过老板反差极大的表现,更是惊讶地差点掉下眼珠子。

    「老公……」夏心雨红着一张脸,好困难地才推开他的怀抱,她仍不习惯他无视旁人的热情如火。「我只是来跟你报告一下行程就要走了。」

    「今天有工作?」虽然离开她的红唇,欧少奎仍低头凝望她,用拇指轻轻摩挲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「我要去北埔老街报导客家擂茶。」夏心雨在一间杂志社工作,不定时为美食杂志写专栏。

    「自己去?」黑眸微微瞇起。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路,所以杂志社的小李陪我去。」

    「小李?」一双浓眉拢起。

    「你见过呀!高高瘦瘦的,杂志社的助理,常被派来当司机。」夏心雨小心翼翼地解释,感觉某人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「只有妳跟他?」薄唇抿成一直线。

    「是啦!我说过他有女朋友了,我们只是去工作。」行程交代完也解释过了,夏心雨打算尽快闪人。

    「不准!」欧少奎低声道,虽然心里不悦,但面对老婆他不敢真正表达不满。

    「老公,你不相信我?」夏心雨蹙起柳眉、双手扠腰,状似不悦,她这个老公什么都好,温柔体贴、热情浪漫,就是醋火大了点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她外出有异性同在,一定先跟他交代报备,免得事后不可收拾,如果得知她是单独与异性出去,即使是工作因素,他也绝对持反对意见,但倒也不会真的阻碍她的工作,只会想尽办法说服她,让他陪她前往。

    「不是不相信,只是不放心,既然妳不知道路,我带妳去,不需要麻烦别人。」欧少奎搂搂她的肩,好言好语道。

    「你不是在开会?」不敢回头看向会议厅里数十双观赏的好奇眼神。

    「马上结束,十分钟,不,五分钟就好。」欧少奎转身进会议厅,原本推挤在门口的员工迅速鸟兽散,奔回座位,正襟危坐,低头面向桌面。

    「丹尼尔,再次确认美国牛进口的安全问题,如果真要改澳洲和牛,菜单介绍要全部更新才能上菜,还有每道新料理必须先让我尝过。

    「进口蔬菜品质问题跟高雄分店的进度,相关人员明天跟我报告。

    「餐厅领班针对出错的服务生跟侍酒师再受训十小时,下次再出错后果自负,散会!」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欧少奎火速做完会议结论,然后转出会议厅,挽起夏心雨的手相偕步下楼。

    「那个是老板娘欧太太?」服务生四号仍不敢置信老板前后态度的大转变。

    「算你今天运气好,如果不是刚好欧太太出现,老板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大家,也许已经辞掉几个人了。」领班伸手拭汗道,害他差点要被连坐受罚。

    「欧先生的弱点只有欧太太。」丹尼尔呵呵笑,其实他跟欧氏家族有远亲关系。

    「所以,是不是要先跟欧太太打好关系?」年轻的服务生虚心请教,涉世未深还不懂社会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「千万不可,老板是个大醋桶,你要是无知的去跟欧太太哈啦谈笑风生,保证你很快可以请领失业救济金。」资历深的领班赶紧警告年轻人。

    「醋桶?」四号服务生抓抓头,怎么今天对严肃老板的认知跟之前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「老公,要不要吃糖?」坐在车里,夏心雨拿出一包草莓软糖想递给他。

    「妳不是知道我不喜欢吃糖。」欧少奎左手握方向盘,右手设定卫星导航。

    「可是,醋喝太多对胃不好,吃点糖可以调和一下。」夏心雨硬塞一颗软糖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「我什么时候喝醋了?」欧少奎略蹙了下眉头,虽然不喜欢糖果,但老婆喂食的他不敢吐掉。

    「刚才呀!」夏心雨对他翻个白眼,方才离开餐厅,她先跟停在路边等她的小李说一声,欧少奎要载她去北埔不用麻烦他了,结果他们才交谈几句,她就感受到老公脸上的不快。

    「你要不要在我身上装个卫星导航,再植个芯片,套个项圈?」夏心雨对喝醋当喝水的老公有时真的很无力。

    「Honey,妳生气了?」欧少奎侧望她一眼,什么都不怕,就怕亲亲老婆发脾气,虽然她个性温和向来没发过什么脾气。

    「我哪敢,刚才不是你在生气训人吗?」语气凉凉道。

    「员工有错当然要训斥,但妳是我老婆,我怎么会对妳生气?」欧少奎柔声道,感觉出她的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「嘴里说没有,其实心里对我有许多不满吧。」她噘起唇瓣,声音充满委屈。

    「冤枉,Honey,我爱妳都来不及了,怎么可能对妳有一丝丝不满。」欧少奎急忙辩称,感觉老婆真的有点不开心。

    「你一天到晚对我怀疑东怀疑西,根本就认为我没尽到做妻子的本分,干脆把我拴在家里,你就不会借口不放心了。」夏心雨表达出心中不满,虽然以前对他的爱吃醋不会放在心上,但现在她发觉他有变本加厉的行为,醋劲愈来愈大的不良趋势,她只好借机假装生气对他提出警告。

    「Honey,I'msosorry……#$@%&*$%&&……」欧少奎发现老婆真的不高兴,他急着想澄清,说出一大串模糊的语言。

    「不要说法文,我听不懂啦!」夏心雨没好气道,他平时说中文,偶尔夹杂几句英文,只有在紧张时会迸出一大串法文母语,而能让这个大男人紧张无措的只有身为老婆的她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真的没有怀疑妳的忠贞,只是……太在乎了。」眉头拢起,欧少奎低声歉然道,也只有这个小女人让他发挥了占有欲的极至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反对妳工作,老实说我当然巴不得把妳放在身边,二十四小时都可以看到,但那样自私的行为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妳喜欢这份工作,乐于把所经历的美食与人分享,我也很喜欢妳写的专栏,更喜欢看妳品尝美食的表情,我保证以后尽量不干涉妳的工作好吗?」举起右手,他正经八百承诺道。

    「有你愿意专车接送陪我出门,我当然很开心,只是不要这么爱吃醋好吗?我尽量不会跟异性同事独处,如果不得不,也绝不会让他们碰到我一根头发,行吗?」夏心雨也对他承诺道。

    「好,以后跟我报备我就不再担心。」他右手伸向她,揉揉她的头。「那不生气了?」小心探问。

    「不生气了。」夏心雨语气平缓道,内心却在窃喜,原来假装生气真的有吓阻的作用,虽然不可能改变老公爱吃醋的习惯,但至少以后应该不会再当开水三餐饮用了。

    车子抵达新竹北埔老街,停妥车后,欧少奎握着她的手一起步行在古意盎然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「老公,你应该没看过台湾老街的风貌吧?」欧少奎出生法国,父亲是中法混血,虽然母亲是台湾人,但他自幼居住在法国,直到二十八岁时被派来台湾开设餐厅,原本没有久居的打算,却因为认识她,爱上她,结婚后便决定在台湾定居下来。

    「没有,挺新鲜的。」怀旧复古的街道,红色的砖瓦平房,对他来说很陌生,却又充满新意。

    热闹的人潮闲散在四周街道,许许多多的小摊位贩卖各种当地美食。

    「啊!听说这家的芋签包超有名。」夏心雨在一个摊位前停下来,虽然主要目的是客家擂茶,但既然来了,当然也要品尝其它小吃,也可增添版面报导。

    买了一份芋签包,拍完照后夏心雨捧起纸盒,用塑料叉子叉起一口。

    热腾腾的芋签包散发浓浓的芋香味,外表是切成丝状的芋头,上面放些枸杞,里面包有绞肉。

    「嗯,浓厚的芋头香味与绵密的口感,真材实料,搭配不腻的绞肉馅滋味更棒。」大口咀嚼食物,夏心雨马上做出评论。「你尝尝看。」她再叉起一大口,举高手臂送进欧少奎的嘴里。

    他咀嚼着,却微蹙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是甜的?」很想呸掉,却只能硬吞下。

    「呃?应该是枸杞吧!这是很有营养的中药材。」夏心雨挑起一小颗红色枸杞,送上前。

    「我讨厌中药。」欧少奎再度蹙眉,原本味道契合的芋签和绞肉却加上一股怪怪的甜味,让整个味蕾都变调了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搭起来还不错呀!在咸味里还可以尝到另一个味道,有种惊喜。」把枸杞吃掉,她再重新叉起一口没有沾到枸杞的给他。

    欧少奎弯身再次接受她的喂食,然后满意地扬起薄唇。

    「好吃吧!真的很香耶!芋头放这么多真的物超所值。」夏心雨继续大口品尝,她喜欢这道地方小吃。

    「要不要多买一份?」看出她的喜爱,欧少奎提议道。

    「不用了,还要留点胃吃其它东西,不过如果在台北也能吃到就太好了。」

    她无心的说道,他却记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随意品尝了几样客家小吃,他们往老街里面的巷弄走去,在花木扶疏的小巷弄看见一间历史悠久的古厝,由古迹改为供游客品茗的茶堂,是她今天主要采访的地点。

    走进古色古香的院落,绿意盎然的小庭院栽种许多原生植物,古味十足的长廊,怀旧造型的门窗,刻画着岁月的痕迹。

    夏心雨先掏出相机,仔仔细细纪录这处停滞在往日时光的独特景致。

    踏进室内,厅堂也布置得古意盎然,一堆古董家具、怀旧物品陈设其中。

    「哇~这是我小学坐过的课桌椅耶!」看见曾经熟悉的老东西,夏心雨兴奋地拉开小木椅坐下。

    「好小喔!」已经忘了原来小时候自己是那么小只,她朝欧少奎招招手,示意他在她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欧少奎拉开小不隆咚的木椅,很困难地只能硬塞进一半座位,一双长腿弯曲的更是艰辛,他微蹙了下眉头,该不会要坐在这种狭小的空间品茗吧?那他宁可站着喝茶。

    夏心雨双手托腮望着他,他身上是剪裁合身的高级西服,优雅俊帅的身形却硬塞在这种地方,感觉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「哈哈,好可爱喔!」看见他显得窘迫的模样,她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「Honey,硬要我坐在这里满足妳的玩心就算了,可别想拍照留念。」他朝她翻个白眼,打算站起来脱身。

    「等一下,再坐一下嘛!你知道我现在想到什么画面吗?」她朝他招手,不准他离开。

    「什么?」他猜想准没什么好事,这个小女人偶尔会有天马行空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小学的上课情景,如果你也在台湾长大,也许我们可能成为同学耶!」夏心雨想象他小学生的模样,坐在小课桌椅上课的情景,突然有种特别的情思。

    「Honey,就算我在台湾念书也不可能当妳的同学。」他们相差四岁。

    「只是想象也不行啊!不是同班同学也会是学长,说不定你就是校园风云人物,然后会有一大票学妹崇拜你,偷偷跑来看你上课的情景。」夏心雨自顾自的编起故事来。

    「妳国小有暗恋的学长?」欧少奎的黑眸微瞇。

    「没有,那么小怎么可能。」夏心雨摇摇头,直接否认,还没察觉对面男人脸色的变化。

    「国中有暗恋的学长?」一双浓眉微拢。

    「国中被模拟考、联考逼疯了,哪有时间暗恋?」轻摇螓首否认。

    「高中有暗恋的学长?」他继续探问。

    「没有啊!」夏心雨抬眸看他,似乎嗅出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「大学?」一双深幽的眸瞅着她。

    「喂喂喂,如果我说有你是不是又要喝醋了?」吼,真是够了,这样也可以吃醋。「我生气了。」

    夏心雨站起身,非常不满,她只是想跟他回顾童年,他竟然也能找到吃醋的理由。

    「Honey,对不起。」欧少奎急忙站起身,跨步上前,大掌握住她的纤肩。

    「你的道歉完全没有诚意。」前一刻在车上才承诺不再轻易吃醋,竟然马上再犯,还变本加厉,更加离谱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吃醋,只是关心妳的过去而已,Sorry。」他张开双臂想将她搂进怀里安抚。

    夏心雨急忙退开一步,虽然今天是非假日,茶堂里没几位客人,但好歹还是公开场合,她不想陪他表演火热戏码。

    「Honey?」虽然在公开场合她偶尔会拒绝他的拥抱,但此刻她的拒绝却让他很担心她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「好了,姑且再原谅你一次。」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夏心雨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「呃?不是还没喝茶,要走了?」难道真的不高兴了?完了,欧少奎在心里惨叫,怪自己无理取闹坏了她的好兴致。

    「你要委屈的坐那个小木椅喝茶吗?里面有和室啦!」夏心雨嘴角憋着笑意,他怎么这么害怕她生气呀!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